壹月初空

别哭。

“是的,皮尔格兰走了,走得很远很远。他最可能去的是格拉那达,穆尔西亚和阿尔巴拉桑,然后他会走得更远,苏里南,塔普拉班。他一定会看到他盼望已久的各种蝴蝶——黑紫色的蝶群在丛林中翩翩飞舞,还有塔斯马尼亚的小蝴蝶和中国的弄蝶,据说后者在活着的时侯会发出玫瑰揉碎时的芳香,还有巴隆先生在墨西哥新近发现的美丽的短触角蝴蝶。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伊琳娜后来的发现实在是太不合逻辑了。当她走进店里时,先是看到那个花格面提箱,然后是她的丈夫四肢摊开,背朝柜台倒在地板上,身边散落着一些硬币。他早已变青的脸被死亡猛击变了形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