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月初空

别哭。
我就是不明白,怎么可以说这么恶毒的话?!无论出于什么原因,为什么可以毫无顾忌地去伤害别人?话语背后的黑暗,简直让我毛骨悚然。在说出口的那一刻,原来你是这么地恨我啊。拜托了不要说你是用心良苦。爱是爱,伤害是伤害。伤害可以因为爱而被原谅,但爱本身永远无法弥补伤害。真是对不起啊妈妈,我永远记得你伤害我的每一个瞬间。
我自圆满的妖梦中醒来 又是另一番天地
意识形态不同👋🏻,

文学真美好啊。一旦进入其中,就不再想出来了。

“是的,皮尔格兰走了,走得很远很远。他最可能去的是格拉那达,穆尔西亚和阿尔巴拉桑,然后他会走得更远,苏里南,塔普拉班。他一定会看到他盼望已久的各种蝴蝶——黑紫色的蝶群在丛林中翩翩飞舞,还有塔斯马尼亚的小蝴蝶和中国的弄蝶,据说后者在活着的时侯会发出玫瑰揉碎时的芳香,还有巴隆先生在墨西哥新近发现的美丽的短触角蝴蝶。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伊琳娜后来的发现实在是太不合逻辑了。当她走进店里时,先是看到那个花格面提箱,然后是她的丈夫四肢摊开,背朝柜台倒在地板上,身边散落着一些硬币。他早已变青的脸被死亡猛击变了形。”

好难啊。无论是物理题,人际关系,还是保持健康。好难啊,真的好难啊。

魔法消失了。海风停滞于此。

“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,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,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,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。我想我们一定是恨透了这个世界,才决定爱上它的吧。”
想逃离一切无效的人际关系
虽然知道玩消失很过分 但我就是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