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月初空

别哭。

古风 | 花声煞 文/羋沂

花声煞 序. 长安的春深了。 阁楼半侧的花枝交错勾连,从雕窗投下了迤逦了一墙的迷乱错落的花影,随风颤动似轻笑的少女,扰乱了苏霁的心绪。 她在等。 等一梦氤氲里的流白,等一个迟迟未归的旅人,等一个已过期限的许诺,等一个摇摇欲坠的幻梦,等她自己。 隐隐听到有邮差送了东西来,侍女送上来一方锦盒。苏霁接过来打开了盒盖。 一枝枯落的梅。 植茎隐隐发黑,散落着剥落了颜色的已萎缩发黄的花瓣半掩着一纸素笺。苏霁含着冷意微微笑了,捡起了那素笺来看。 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,桃源望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,砌成此恨无重数。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?” 落款自然是她意料之中的萧白二字。 秦观的《踏莎行》。 心意可真是分明了。苏霁笑出声来,也罢,也罢。 荷月,长安城内两官宦世家沈家与苏家联姻,沈家大办宴席,张灯结彩,为城内一大盛事。 壹. “三小姐的名字可是‘霁’?霁日光风的‘霁’?” 苏霁听闻此语略有些恼怒,却又不禁失笑了,面上还是端着礼貌而疏远的笑容,缓道,“萧大人失礼了。” 对方也一笑,“是,萧某唐突了,还请三小姐莫要怪罪。”他略顿了顿,“不过萧某有一疑问,三小姐如何知晓在下便是萧白的?” 苏霁笑了,“萧大人不是也是不需说便知道我是苏家三小姐了吗?” 萧白微微怔了怔,不过立刻领会了过来,不禁笑。 苏霁才说:“听闻今年状元萧白不仅满腹诗书鸿鹄之志,更是气度不凡。大人您气质高华,自然是腹有诗书气自华。您意气风发。何况这端午佳节,有闲情逸致到冷清的庭院中赏莲的,除了萧大人还有谁呢?” 萧白欣然,“三小姐果然聪慧,可见‘才女’之称不是浪得虚名。如三小姐所说,腹有诗书气自华,三小姐举手投足间气质清新脱俗,市井间皆称苏家三小姐颇通诗书,是风雅之人,不就是小姐了吗?” “大人谬赞,不敢当。”苏霁仍维持着笑容,实际上脸都已经笑酸了。正想着该寻怎样的借口脱身,却听见萧白说,“令府中莲花盛放如斯,临水照影,碧沼浮霞。红莲妍媚,白莲清雅。正当泛舟其中,载酒而来,方不辜负。” 苏霁笑了笑,“正是呢,如此便自有红花为幢,绿叶相随。莲香盈于酒杯。” 她又轻笑。萧白心中却有什么在隐隐欢动,说不清道不明,扯不断理不清,却觉得怡然。 “一片笙歌醉里归。”二人竟同时说出口。萧白眼中的笑意便愈发浓了。 “萧大人好雅兴。可惜苏家池塘太小,怕是不能了。” “三小姐也算是萧某知己了。过几日便是雨节,三小姐可愿与萧某泛舟湖上,共赏初夏莲花好景?” “雨节当日家中应当是有安排的,恐怕是不能与大人一同享受莲花之美了。更何况初夏多梅雨,天气不可料知,若下起雨来,岂不是更加辜负?还请大人谅解。” “也好。”萧白略点了点头。 苏霁早已走远,娉婷清丽身影消失在海棠花纷繁处迤逦向远的小径。萧白这时才想起,原来这就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”。 有粽叶的清香浮于鼻端,隐隐有荷花的香味。苏霁才想起,她和萧白的初遇,就是在端午。彼时萧白荼白衣衫,流华眉眼,疏风朗月,少年落拓。可她当时只觉得他无理轻佻又缠人得紧,仗着才华恃才放旷罢了。 门吱呀一声开了,苏霁抬了头,嘴角笑意温婉,“夫君。”来人笑了笑,“霁娘,粽子还喜欢吗?”苏霁点了点头,“唔,很清新。米也黏得恰好。” 沈北季也点头,眉眼不似萧白般明利,却是浓浓的温润。“凌微踏青时擦破了手,哭闹了大半日。斓姐儿倒好多了,安静得很,像你。” 苏霁听到两个孩子的事,嘴边的笑更深了一分,“我倒希望凌微活泼些,男孩子太沉闷总不是好事。希望他以后能静得下心读书就好。”沈北季笑了笑,“有你带着还怕什么?你常给两个孩子念书听,耳濡目染,多少也是有的。” 天光从窗间倾泄而下静静流淌。日子温和,缓慢地流转着。烛火微曳,静好岁月也随那垂落的烛泪,静静地滚落在地。 苏霁晏然,这样也好。 无爱无恨亦无嗔,岁竹,我们就这样吧。 __待续


*引用了较多诗词…
*关于雨节我就…瞎编……你们不要打我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