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月初空

别哭。

那时我12岁,而今我14岁。

12岁时细腻的心情被14岁的克制逼得垂死挣扎,渐渐习惯于冷静并自我克制,但还是仍有挣不脱这理性牢笼的情绪蠢蠢欲动,自知是可笑的理想却不愿承认它的可笑,毕竟不想辜负12岁的自己。

那便努力,珍惜时间。

以此自勉。

150104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