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月初空

别哭。

*草稿
*无法很好把握的新文风


殒光

车窗上映出流逝的暮景,黑白交替明明灭灭, 闪烁着暧昧不明的光点,一如一闪而过的闪烁往事,已然被抛却身后,那一十七年光阴生动鲜活得令我不敢相信,壮烈得无以复加的青春 于是被遗忘在北城,如今南下,而我坚持要乘火车,碾过背离的土地,刺下我决然而深情的吻痕。
包里安放好录取通知书,学天体物理学的怪人。自少年时便立下的梦想,饶是鲜血淋漓也 要剖出最深的真相,因而造就了我乖戾的性格。又或者是我本就乖僻的本性,给了我如此的偏执。
地平线处铺开夕阳绚丽却幻灭的血光,又渐渐溶入渐次染深的无限绀蓝,残阳酽酽,为我送行,为我祭奠。
来到大学的第一个月,刚成为校园中的 Freshman,拿着各种各样的卡片四处签到, 让一张张纸片上面盖满各种红章。又加了文学社,于是就被戏称为“文学社中物理最好的, 学天体物理里文科最好的”,没课的时候大多 数时间在自习室和图书馆度过,到了晚上又去 上德语夜校。高中时便过了GRE,所以并不怎 么担心英语。忽然发觉这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,理性而拘谨。高中时又怎么会滑入那么荒 谬的轨道呢?我笑了笑,想不明白。
南方的阳光潮湿而忧郁,高大乔木撑出天空的弧度,摇动着亮如油漆的鲜绿叶片,撒下一地破碎的阳光的眼泪。我就在这里坐下。日子飞快,但还好并不算虚度,第一个学期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三。




大学生活我就完全,瞎编(

评论

热度(1)